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红旗区卫滨区牧野区凤泉区新乡县获嘉县原阳县延津县封丘县长垣县卫辉市辉县市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张公干西安被捕始末
作者:梁艳丽  更新时间:2013-7-5

中共地下党员、冯玉祥将军的随从副官——张公干曾于1935年夏天在西安被捕,被捕期间先后被关押于国民党陕西肃反委员会、南京宪兵司令部、开封反省院。在冯玉祥将军的多方协调和中共地下党员的营救下,19366月张公干出了反省院。西安被捕、获救虽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但这段历史对张公干本人产生的影响长达近半个世纪。

一、   西安被捕

张公干1925年夏天加入国民党,1929年在西安冯玉祥部十六军工兵团当班长时,在连长杜一民的组织领导下与一些同学参加了马克思主义小组,19312月在汾阳军校任分队长时由郝毅、张祖渠介绍参加了军校共产党组织,正式受山西军委领导。

1932年至1934年张公干分别在国民党第三十三师、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由东北军改编的独立三十一旅、泰山冯玉祥身边工作。因冯玉祥身边一些资深随从不满张公干等“少壮派”,1934年底张公干被告知马上离开泰山。因事发突然,没有思想准备,加之白军中知道张公干的人比较多,工作比较困难,张公干于1935年夏到西安寻找党组织。在西安,党的特派员江(姜)旭(张公干个人档案中写的是江旭,1973年中国共产党河南省军区委员会对张公干被捕问题的审查报告中写的是姜旭)把张公干留了下来,并指出红五月西安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指示张公干做一些恢复与组建党组织的工作:恢复与市里几个学生党员的联系;派人和陕南红二十五军、陕北红二十六军联系;联系原军校在西安的一些学生,沟通陕西陕北与西安地方党的联系。

张公干与江旭的联络点设在曹瀛州的小饭店里。19357月的一天,张公干一进门就发现曹瀛州的神色不对,连忙退出。隐蔽在街旁的几个特务一哄而上,把张公干绑架到国民党陕西肃反委员会关押起来。据1969109敌特西野(原名郑扶平)证明,张文远(公干)被捕之前,曹瀛州被特务潘世杰逮捕,审问中,曹瀛州供出了张公干。

张公干在肃反委员会时被单独关押,没有见过其他被抓、被审、被押的人员。看守姓王,闲聊中张公干得知此人曾在豫鄂皖和红四方面军作过战,对国民党打内战不满,通过其在西安县党部当勤务员的弟弟介绍来这里。经过张公干的动员教育,看守很同情,秘密给张公干拿来纸笔,并帮忙把张公干写给中共地下党员周茂凡的信寄了出去。信中写道:“我在西安病重,请二哥速请名医医治”(二哥指冯玉祥将军,社会上有人称他马二先生。)信寄出后,张公干就和敌人拖延时间,等待营救。

在陕西肃反委员会被押期间张公干一共被审问过三次,自称是西北失业军官,参加过抗日同盟军,因不满国民党不抗日,来西安找红军抗日的。敌人拿着江旭约张公干见面的信,问江旭长什么样子,张公干就故意把胖子说成瘦子、高个子说成矮个子。被敌人逼的急了,张公干就同意带着敌人去抓江旭。第一次,张公干把地点选在了东关(被捕前张公干曾在东关一个老太太那里住过)。张公干从未与江旭在东关见过面,江旭也不知道张公干此前在东关居住的地方。当时东关驻扎了许多张学良部的东北军。张公干的想法是名义上带敌人去抓江旭,实际上看看出去的时候能否找机会逃跑。因为敌人跟得紧,张公干的逃跑计划落了空。不久,敌人又拿着江旭约张公干见面的信,再次要求张公干带着他们去抓江旭。张公干担心江旭不知道自己被捕,不停地找自己,曹瀛州的饭店已经不安全,如果不及时让江旭知道自己的处境,江旭可能也会重蹈自己的覆辙。所以,张公干同意带着敌人去抓捕江旭,但是把地点选在了空旷的飞机场,这里离杨虎城的营房很近,有情况也好有个地方跑。江旭穿着军装,骑着自行车如约来见面。能看清人了,张公干就给江旭使眼色。江旭看到了张公干身后的几个人,不动声色地向北边的军营拐去。张公干突然向反方向一个骑马的人跑去,敌人问怎么回事,张公干说看着有些像。骑马的人远远过去了,敌人一无所获。据看守所称,张公干在狱中受了很多刑,但表现很坚强。

二、   营救出狱

收到信后,周茂凡拿着冯玉祥将军写的三封信来西安营救张公干。这三封信分别是写给杨虎城的参谋长李兴中、陕西省主席邵力子、省银行行长李维城(特务头子宋某的老乡)。李兴中出面要人,说张文远(公干)是军人,应交绥靖公署处置,特务不放,李维城出面说情,张公干被移交南京宪兵司令部。

南京宪兵司令部的日子并不好过。张公干被关在一个五六平方大小没有窗户的房子中,室内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马桶,房顶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小孔,小孔上覆盖着铁丝网。两层的单人床,有时关的人多,就要侧着身子睡觉。两个月间,同屋中换过3个人,有的讲自己是如何革命的,有的问张公干犯了什么罪。张公干非常谨慎,总是老一套假供,不让这些人套出任何有价值的话。

193512月,冯玉祥以蒋介石答应抗日为条件,结束泰山隐居生活,到南京出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此间,冯玉祥托请监察院院长于右任说情,张公干被送往开封反省院。

时隔不久,冯玉祥派陈天秩持信面见河南省主席商震,商震同意释放。据张公干1970年至1973年写的关于他本人历史问题的有关情况,反省院一期为六个月,到期后,院方认为被关押人员的言行达到要求,可以出院;否则再关押一期。反省院的人虽然知道张公干与冯玉祥的关系,但张公干必须履行出院手续。反省院对在押人员实行软化政策,学习“三民主义的连环性”、“三民主义的体系”等反动文件,学习后要交心得笔记。张公干说不会写,敌人就要求张公干抄写别人的。出院前,张公干被迫抄写别人的反动演讲稿,但没有演讲,内容主要是表示承认错误、反对革命等等。19366月,张公干出了反省院。据张公干1970121写的《一九三五年我被捕所犯错误的检查交待》,文化大革命期间,张公干从北京水电部有关人员得知,1936年国民党的河南报上登的“反共启示”(或反共宣言)上列有张文远(公干)的名字,使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受到了损失。

三、   继续革命

张公干出狱后,跟随在冯玉祥将军左右开始了新的工作。1947913,张公干按照冀鲁豫军区指示,率国民党三五六团官兵举行鄄城起义,当晚率部渡过黄河,编入人民解放军序列,到观城一带整训。194710月,张公干任冀鲁豫四分区司令员;1948年,任豫北军分区司令员;19499月,任平原省新乡军分区司令员;1953年,任河南省新乡军分区司令员。

四、   西安被捕对张公干的影响

西安被捕对张公干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党籍,二是历史问题。1935年张公干被捕,共产党员的党籍直到19592月才恢复。因被捕的历史问题,中国共产党河南省军区委员会曾于195751719721017两次对其反复审查,总的结论是张公干被捕后,党组织没有遭到破坏,说明张公干没有泄露党的秘密;但其错误之处在于带领敌人两次抓捕江旭,在开封反省院写反动心得、反动演讲提纲。文化大革命中,因为西安被捕的历史问题,张公干多次写检查、写检讨、写情况汇报,反复交代自己被捕中的历史问题,如自己在西安是如何找到党组织的,为什么带领敌人去抓江旭,如何去抓江旭的等等。张公干在1970121写的《一九三五年我被捕所犯错误的检查交待》中承认自己被捕期间执行了反革命投降主义路线,不和敌人作斗争,而是向敌人屈服,写了反动心得和反动演讲稿,没有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跟刘胡兰等人比起来,惭愧万分

五、   张公干被捕事件带给我们的反思

张公干1925年加入国民党,1931年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白区从事兵运和统战工作时间长达近二十年。期间,张公干身兼数职,文电处理、警卫、随从、管家(在国民党三十三师葛云龙处)、秘书、代表、营长、团长、军部副官长等等。一方面,张公干要做着名义上国民党内部的工作,一方面,他要利用种种关系开展中国共产党组织交给他的工作。任何一个人在这双重角色中开展工作都是困难的,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即便有冯玉祥将军的庇护被捕不是张公干能够预料和提前规避的,被捕后张公干也没有贪生怕死,既没有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更没有出卖同志。出狱后张公干更是想方设法尽快开展工作,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贡献自己的力量。在特殊的年代张公干的所谓“历史问题”:相机“营救”江旭、履行出院(反省院)手续,尽最大努力保存革命有生力量,在笔者看来,张公干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慷慨就义的仁人志士。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