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红旗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界论坛
档案界维基百科 《档案工作》电子期刊
互动
网上预约服务 馆藏珍品展厅
网上调查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河南数字档案馆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他们对1942年的“温故”(上)——专访河南大饥荒亲历者与研究者
作者:记者 王玉璘  来源:《中国档案报》2012年12月13日 总第2394期 第四版  更新时间:2012-12-17

   《河南省后方各县耕地面积与三十一、三十二两年被灾面积统计图》(注:民国三十一年为公元1942年) (此档案现存于河南省档案馆)
 

   20世纪40年代,河南曾流传过这样一句民谣:“河南四荒,水旱蝗汤。”仅仅“水旱蝗汤”4个字,便精准地概括出造成1942年河南大饥荒的主要原因。近日,电影《一九四二》让观众随着老东家一行的逃荒之路,重新“走过”70年前的那场惨绝人寰的灾难。伴着人们对电影《一九四二》的热议,记者顶着寒风踏上中原大地,在河南省档案局杨宝章副处长的帮助下,有幸采访到河南大饥荒亲历者郝守福、宋道友,以及开封民间文化研究者刘海永,并在河南省档案馆查阅了部分相关档案。他们对1942年的“温故”,可以让河南大饥荒的历史画面更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亲历者:用记忆还原1942年的河南】
   1.数灾齐发——河南大饥荒前夜
   1937年,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战争使灾难频仍的河南雪上加霜。1942年,战争以外的4种灾害同时降临到这块中原腹地,河南的父老乡亲被迫开始经历那场惊心动魄的“大饥荒”。
   河南省档案馆保存的1942年档案中,记录了当时河南旱情的严重。《河南省三十一年度各县灾情图》显示,河南1942年旱灾中,全省灾情严重的县份有39个。今年78岁的宋道友回忆说:“当时土地因干旱而开裂,有的裂缝小孩都能把脚放进去。这种状况,庄稼怎么可能长出来呢!”
   1938年,为阻止日军西犯,蒋介石在郑州花园口炸开黄河大堤后,黄河水流向东南方向,在豫东、皖北、苏北地区形成了大面积的黄泛区,历时长达8年零9个月。此后几年间,黄泛区的范围还在不断扩大。黄河水褪去,淤泥上开始长草,草中生蚂蚱,这又导致了河南的蝗灾。
   想到1942年,宋道友心里就很难受。“真是惊心动魄啊!”他依然记得,从1942年秋天开始下的大雨,常常一下就是十几天,村里许多人住的都是土坯房,晚上睡觉的时候“轰隆”一声房就塌了。再加上黄河的不断决堤,豫东地区一片汪洋。“那时候的水常常都能没过小孩的膝盖。”宋道友说。
   灾民聚集在洛阳等待陇海线的列车把他们送到有食物的陕西 哈里森·福尔曼 摄 刘海永 供图
   蝗虫,河南人也称蚂蚱。《河南灾情实况》记录了1942年前后蝗灾连续大暴发期间种种灾况。
   宋道友和郝守福都对蝗灾印象深刻。郝守福今年也是78岁,他对记者说:“1942年,先旱后淹,可最严重的还是蝗虫。它们飞来的时候黑乎乎一片,往下一落,也就是半个小时,1米高的高粱就所剩无几。”宋道友对此也是深有同感:“蝗虫一起飞,像刮龙卷风一样,是打着弯的黑风,很吓人。蝗虫一落地,只要是带叶的,都变成‘秃脑袋’。它的幼虫更厉害,由于幼虫不能飞,所以你撵它也不走,就那么排着队一边吃一边往前平移。蝗虫吃庄稼,逼得人吃蝗虫。”宋道友记得家里的锅一掀开锅盖,锅里就爬着许多蝗虫。“反正也没粮食,索性就煮蝗虫吃。后来我们发现煮蝗虫不好吃,就点火烧着吃,这样还好吃一点。”
   其实指的是汤恩伯。1942年,汤恩伯任国民革命军第31集团军总司令、第一战区副司令,以40万军队驻守河南等地。之所以把汤恩伯放入到4灾之中,一是因为他在河南大荒之年仍坚持残酷地征缴军粮,二是因为他所属部队的军纪败坏,多有扰民行为。郝守福把汤恩伯的部队称为“官匪”:“他们把小孩抓走了,让你用粮食换回来。真正的土匪来了,农民还能组织起来把他们撵走了,可是这些人来了,谁都不敢撵他们。”随后,郝守福又补充道:“我爷爷曾被他们抓去修河,不仅不给钱,还被抢走了去时穿的单衣。”
   2.饥荒来临——此生难忘那种饿
   1942年冬天到1943年春天是郝守福最痛苦的日子。“都没啥吃!”他这样简单地概括当时的生活。村里陆续开始有人外出逃荒。人贩子也开始在村里出没。家里没有粮食了,与郝守福年龄相仿的四五个孩子好不容易找了些以前用来喂牲口的红薯秧。“我四奶奶把红薯秧洗洗,就让我们吃。10年后,她老人家提到给孩子们吃红薯秧时还会放声痛哭。”
   那次大饥荒中,郝守福吃过最好的一顿饭,就是母亲用磨碎的小米糠和榆树皮等几样东西做成的馍。8岁的他一口气吃了4个,母亲都害怕他吃坏了,“这个比光吃糠好多了,你不知道平时吃的糠啊,又苦又酸,可是这种馍,真香!”说到这里,表情一直沉重的郝守福才有了些笑容。
   宋道友记得,饥荒刚开始时,亲戚朋友们谁家有点吃的,去拿点借点还都行。后来,大家都没有吃的了。1942年之后的几年,村里的人都瘦得皮包骨,但肚子却很大。“一方面是什么都往肚子里吃,不消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水肿。”宋道友的两个本家爷爷,就是吃了无法消化的东西,喝水后肚子胀起来,最后活活撑死的。提到70年前亲人去世前的惨状,宋道友老人几度哽咽。
   宋道友饿的时候,吃过许多种树皮和树叶。“我吃过的树叶有槐树叶、柳叶、小杨叶,可最好吃的还要数榆树叶。有时,我还去城里捡一些花生皮、枣核,回来洗干净,晾干,磨了吃。吃了那些东西后,人都拉不下大便。”宋道友想了想,又对记者说:“那时,在郑州这个地方,只要你出门就能看到死人。郑州到开封的官道上,天天有饿死的人。有些尸体今晚埋在乱葬坟,第二天就没有了,都让野狗刨出来吃了。”
   3.走过1942——将粮食视若珍宝
   郝守福和宋道友告诉记者,现在,河南人最经常说的口头语就是:“吃了没?”经历过1942年大饥荒的人,把吃饭看得头等重要,有时候家里来了客人,没吃上饭就走了,老人们心里就会觉得特别对不起人家。
   “经历了那几年的饥荒,我养成了吃完饭还要舔舔碗的习惯。外孙女常问我,为什么米掉到桌上总是捡着吃啊?每到这时,我就会和她说说当年的事,让孩子知道今天的生活有多幸福。”宋道友凝重地对记者说。

地址:郑州市金水路18号 邮政编码:450003 电子邮箱: hndafgc@126.com
版权所有 河南省档案局 豫ICP备11015203号-1 用户登录